用户名: 密码: 免费注册 会员服务
网站导航 | 设为首页 | 化工字典 | English
  • 当前位置:化工资讯 > 热门评论 > 评论:煤炭供应过剩压力会继续得到缓解吗?

    评论:煤炭供应过剩压力会继续得到缓解吗?

       更新时间: 2020-03-03 15:48:38   新华财经

      新冠肺炎疫情叠加春节长假等因素影响,部分煤矿假期停产、复产缓慢、物流受限,对煤炭市场短期影响明显,秦皇岛港煤炭库存一度降至近五年最低水平,主产地、港口煤价小幅上行。不过下游煤炭需求尚无较大释放,沿海六大电厂日耗较低,存煤可用天数持续维持在40天以上水平,加上能源主管部门全力部署能源企业复工复产,预计疫情期间不会出现大面积的煤炭供不应求。随着后期物流逐渐畅通,对煤价支撑作用逐渐减弱,而从2019年以来就存在的煤炭供应过剩隐忧或因下游需求不足进一步显现。

      秦皇岛港煤炭库存低位运行

      煤价现小涨之势2019年10月份以来煤价持续下滑,港口库存持续累积,不少港口贸易商由被动累库存转为主动去库存。有煤市风向标之称的秦皇岛港库存由2019年10月14日的720万吨降至2019年12月28日506万吨的正常偏低水平。新冠肺炎疫情发生以来,各地采取多项措施防控疫情蔓延,包括延迟节后复工时间、封闭高速公路入口等。主产地部分煤矿停产、物流园区暂时封闭等对煤炭短期供应产生一定影响,秦皇岛港煤炭调入量不足,消耗加快,使得库存进一步下降至2020年2月11日的402万吨,期间曾一度跌至390万吨的近5年最低水平。

      疫情发生后,主管部门高度重视能源供应保障,1月30日,国家能源局综合司印发《关于切实做好疫情防控电力保障服务和当前电力安全生产工作的通知》,要求全力做好疫情防控电力保障服务。2月1日,国家能源局发布《关于做好疫情防控期间煤炭供应保障有关工作的通知》要求统筹疫情防控,抓好复工复产,优先安排好疫情重点地区以及东北、京津唐等地区的煤炭供应。2月5日,国家发改委、国家能源局在京召开应对疫情能源供应保障电视电话会议。对于煤炭供应,会议强调“统筹疫情防控和煤矿生产,加快组织煤矿复工复产”。

      与此同时,各地煤炭企业在确保人员安全前提下组织复工复产,陕西省省属煤矿大多已恢复生产,截至2月9日,全省恢复生产煤矿51处,产能31255万吨/年,全省日产量75.74万吨,省内煤炭库存139.99万吨,基本可以保证全省生产生活需要,且电力企业全部正常发电,春节期间国有煤AG捕鱼王基本保持正常生产。内蒙古鄂尔多斯市已有62座煤矿复工复产。山西省在保证严控疫情的前提下共70家煤炭企业处于正常生产状态,神华以优先保供内部电厂为主,中煤等保供其余大电厂。尽管复产政策得力,但个别地区完全恢复生产仍需要一定时间,短期供应仍偏紧。2月10日全国22个重点省份的最新数据显示,煤矿复产率为57.8%。

      从主要用电行业看,除供热用煤以及居民用电等刚性需求外,工业用煤及工业用电受疫情影响出现下降,这类企业复工延迟,对煤炭消费减弱。目前下游电厂日耗仍处于低位运行,煤炭库存充足,沿海六大电厂存煤可用天数从2月初以来持续稳定在40天以上的水平。

      进口煤在我国煤炭市场上有调剂余缺和平衡差价的作用。1月31日凌晨,世界卫生组织总干事谭德塞宣布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构成“国际关注的突发公共卫生事件”。我国主要煤炭进口国澳大利亚、印尼等出台严格检验及隔离措施;蒙古国决定自2月1日起至3月2日止,对所有中蒙边境口岸包括航空、铁路和公路口岸采取临时限制措施。随着进口煤受到出口国检疫加强、物流限制等影响,短期内难对我国煤市形成有效补充。

      在煤炭供应短暂放缓、供暖用煤正处旺季、主要用煤行业延迟复工复产、物流短期受限等多因素叠加下,煤价小幅回升。中国煤炭市场网数据显示,环渤海动力煤价从2019年12月18日的550元/吨小幅上涨至2020年2月5日的553元/吨。

      综合煤炭产运需各环节来看,当前煤炭供需处于双弱格局,物流受限放大了阶段性供需矛盾,预计随着物流陆续恢复,后市煤价波动将取决于供求两端恢复的速度。

      疫情过后煤炭供应依旧面临过剩压力

      2003年SARS爆发于我国经济增长高速阶段,当时煤炭企业利润较高,煤矿监管力度不足,当时煤炭产量增速持续保持高位,从2003年1月份同比增长10.3%增至12月份的18%。同时下游企业受利润刺激,复工意愿较强,尽管SARS对经济发展造成冲击,但恢复速度较快,同期发电量维持在15%以上的高速增长;水泥、钢材等主要耗煤耗电工业品也保持两位数增长。

      2019年前三季度,我国GDP增长速度分别为6.4%、6.2%、6.0%,增速呈逐季回落之势,前三季度GDP累计增长6.2%,较2018年同期下降0.5个百分点。拉动经济增长的“三驾马车”呈内需走弱、投资趋缓、出口走弱之势,对经济增长贡献降低。与SARS相比,本轮疫情传播性强,且爆发时期正值全球经济动能偏弱、外部贸易不确定性增强、投资贡献率减弱之际。就煤炭而言,2019年煤炭经济周期性增长动力已显弱态,煤炭消费低速增长,供求不断趋向宽松,煤价出现旺季下行。预计短期内新冠肺炎疫情对煤炭上下游的影响大于SARS期间,且疫情过后煤炭需求恢复速度也将较SARS时期大幅放缓。

      而在煤炭供应端,早在2018年底煤炭产能就已达到48亿吨左右,加上2019年已核准年产120万吨及以上煤矿40余处,同时,晋陕蒙宁新等资源富集省(区)正在按照产能置换原则加快建设一批大型现代化煤矿,预计在2020年和“十四五”期间陆续建成投产。由此判断,后期随着物流逐步畅通,煤矿全面复工复产,煤炭供应过剩压力或进一步显现,二季度之后,煤价下行压力增加。

    文章关键词: 煤炭
    中国化工制造网信息客服热线: 025-86816800
    免责声明:中国化工制造网上刊登的所有信息不能保证其内容的正确性或可靠性;本网转载内容均注明来源出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请您自行加以判断并承担相关风险。